页面载入中...

  《纽约客》封面草稿

  桑贝的幽默是不具备侵犯性的,他给予人们温柔和慷慨,他宽恕浮夸自大的人,安抚心怀歹意的人,羡慕那些拥有小小的幸福快乐的人,马克·勒卡尔庞蒂耶在《桑贝在纽约》的序言中写道,桑贝的画就像一面镜子,映照出我们的所思所想,虽然有一点点焦虑和一点点善意的嘲讽,但它们总能让我们怀着一种愉快的心情来反思自己。桑贝的作品善于留白,他非常谨慎地选择措辞,那些未宣之于口的话,心有灵犀的读者会理解其中的意蕴。

  谈到保护佛经的猫,我便想起了少年时在北京见到的一次盛况,那就是“鉴真法师回国探亲”的事情。1980年,鉴真法师的座像从日本回到中国,广播、报纸中出现了一个谈论中日文化交流的热潮。当时我年仅十岁,却记得在邮局门前半夜就排起了上百人的长队,大家争着购买纪念鉴真法师的邮票。也就是在那时,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“一衣带水”,对唐招提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这也使得我在到日本工作时,很快抽出时间到奈良去拜访唐招提寺,来完成少年时的梦想。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的情况,当时很多中国人应该都有同样的记忆。

  不仅仅鉴真回来了,还有高仓健和铁臂阿童木也在这个时候从日本来到了中国,成为很多中国人的偶像。而谈到日本,当时的中国人第一个反应往往便是山口百惠扮演的大岛幸子,她主演的这部电视连续剧《血疑》当时在中国是轰动性的。那个时代双方文化交流的繁盛,让我们今天回忆起来仍然有亲切温暖的感觉。在那个时代,中日关系的热度非常高。

  其实只要仔细看来,就会发现中日之间关系平稳良好的时候,往往也正是双方文化交流繁盛的时代,比如拉面随着谢太郎一起来到日本的时代,中国称为宋,比如猫进入日本的时代,中国称为唐,和1980年代一样,这些时光都给双方留下美好的记忆。

  逻辑上交流增加并不一定意味着双方关系的改进。我想大家都会注意到,离婚总是在结婚之后,结婚之后,夫妻两个互相交流更多了,彼此更了解了,却分手了。然而,中日之间文化交流的增减显然与双方关系的热度成正比,我们不由得会想这是为什么。

admin
回忆我的父亲 - 第4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