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哪些疫情防控物品可以带上飞机?民航局回应 - 第4页

  唐代的张搏,号称猫精转世,下班后就钻进绿纱帷幕,与几十只猫一同玩耍。宋代的陆游,和猫一起在家猫冬且不提了,全家出远门时也带上了猫,还写日记说,某处水中只有大鱼,想找一点小鱼给猫吃都没有,其词若憾。孙小姐和他们的心意应该都相同。我的心意也相同。

  我们知道,每一种历史悠久的文体,都被诸多的传统牵引着。换句话说,你选择它去创作时,其实就在不自觉地呼应传统,并且延续它。康熙年间,一群人选择用《雪狮儿》这个词牌来咏猫,并各自使用了一堆猫典故,讲明尽量避免重复。这实际上可以看作一种“炫学”的游戏。到了嘉庆年间,孙小姐也来写《雪狮儿》的时候,竟然作出了不一样的选择。她没有堆砌典故,只是咏赞一幅《狮猫图》。她的词句虽然并不格外精巧,但全篇意思连贯流畅,远胜于此前那些老先生。她在词里说,“我亦怜伊媚妩,记绿窗绣暇,《衔蝉》曾谱”。这等于承认,是因为猫儿本身万般可爱,才使她决心编撰《衔蝉小录》的。在她心目中,猫是一种“媚妩”的小生灵。

  能够引起共鸣的,是人和猫的关系。孙小姐的爷爷、爸爸、哥哥都养猫。她和猫亲近,几乎是自然而然。可她结婚以后,丈夫却并不很爱猫。他嫌猫太吵,太粘人,扰了他读书的清静,所以把孙小姐的爱猫绑起来丢到远处了。孙小姐大概是伤心的,但不能和丈夫大发脾气,只好委婉地写诗来表达感情。一个家里,有人喜欢猫,有人不喜欢,这就非常难办了。沟通意见,彼此妥协,是需要技巧的事。这种感受大约非我独有——相信许多读者都曾经有“父母不让养”的一把辛酸泪。

  不过,附带说一句。始终夹枪带棒讽刺我养猫的爷爷奶奶,前阵子亲自登门了。他俩看到我家二猫,简直像醍醐灌顶,幡然悔悟,顿时倒戈称赞起来。猫啊,天下莫不知其姣!祝大家早日成功说服各位亲人。

  他担心的倒不是这篇文章,而是这篇文章开了个很不好的头儿,如果由此引起媒体炒作和社会广泛关注,顺藤摸瓜追下去,很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。他不清楚还有什么东西在人手里捏着,还会扯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任鸿飞皱了皱眉头,心里有说不出的厌烦。

  “绝不能任由媒体炒作下去!”任鸿飞抿了下嘴唇,暗暗咬牙。他在纸上不自觉地写了几个谈何容,又全部划掉,把纸一搓,扔进了废纸篓。

‹‹  1  2  3  4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哪些疫情防控物品可以带上飞机?民航局回应 - 第4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